關於部落格
  • 25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鄧超:心中有戲,痛並爽著

 

鄧超:心中有戲,痛並爽著 (2008-05-12 08:29:49)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 鄧超的“氣息”是都市的。走進攝影棚的一价那,帶著一股時尚的風倏然襲來,有些酷,有些暖。他看上去比銀幕上帥很多,身材高大,著裝不俗,尤其那條紅色圍巾很搶眼,看的出,不是隨手淘來,不知是經他的手還是孫儷的。

 

    坐在化妝鏡前的鄧超,與化妝師分享沙灘曬太陽的經驗。這個年代,男人以肌膚黝黑為傲,也成就了都市里的一道風景。開工時刻,化妝的第一道程序,上粉底。化妝師與編輯溝通,“你覺得超的膚色需要調整嗎,就是以本色為准?”答案當然是後者。化妝師作勢要收拾行頭,笑著說,那我回家了。

 

    一陣哄笑,鄧超露出孩子般得意的笑容。

 

    娛樂圈內不奶油的小生,數來數去就那麼幾個,簡直是奇貨可居。物以稀為貴,因此,一旦體會到這些好處,無論是導演,還是粉絲,抓住了都不會撒手。之前的經歷便是佐證,而之後,加入大銀幕的鄧超,等待他的更是一個無上限的未來。

 

    《李米的遭遇》,和周迅演對手戲。鄧超說周迅入戲太深,其實他也一樣,不過他掉進的並非某部單元戲劇,而是從踏入中戲大門的那天起,他一直都沒逃出戲劇的魔掌。

 

    夢想,執著,凌厲,這些劍在心中穿梭,就像戲中李米的等待。四年時間,被胸中的一口真氣提起,多少苦難都等閒渡過。這世上的痴人,不分男女,不分戲里戲外,都是一個模子,且會被一眼認出。早在《少年天子》時,鄧超的那股氣就已顯而易見了。不同的是,當日的那股氣場強大而外露,隨著歲月中的磨練,變得越發周圓、渾厚,藏于心中,蠢蠢欲動,只等某個時機到來迸發而出。

 

    那些都是有關戲劇的秘密,面對陌生的人,卻是深藏不露的。于是在工作中,你只會看到一個真誠而努力的鄧超。有時像個開朗的鄰家大男孩,當然是極具魅力的,笑聲輕而短暫,卻會感染人;有時是沈穩的,當他以一個男人的觀點來表述思想的時候,神情專注而嚴肅;偶爾也會真情流露,那是在他侃侃而談夢想的時候,一不留神,沒能价住車。

 

    我在努力捕捉他的每一個瞬間,送給喜歡他的人。這本身就是一場殘酷的戰爭,我攻你守,迂回曲折。但是結束後,卻在彼此心中留下了默契。讓我有感觸的一幕是,最後拍炤的時候,靠在牆上的鄧超越過攝影機的鏡頭對我笑著說了一句:“就是不習慣這個,沒辦法。”像是一句對朋友的宣泄,待我領會後,他又把目光重新投到攝影機的鏡頭里,在眾目睽睽之下,去制造他的喜怒哀樂。

 

戲里,痛快淋漓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

    一年之內,鄧超拍了兩部電影。先是《集結號》,再是這部《李米的遭遇》。觸電大銀幕的感覺肯定是不同的,原本在電視劇中駕輕就熟的演技派,進入大銀幕反而有些不敢下手。從他給自己打的分數中也可得到應證:《集結號》里給自己的評價是小學一年級,《李米的遭遇》爭取小學畢業。

 

    但凡觸碰心底最要緊的事物,人們多半是手軟的。比如在現實中遇到夢中情人,你初始時一定不敢造次,但只要進入狀態,所能迸發的力量確是驚人的。這一次,面對生命中第二部電影的鄧超,已經漸入佳境。

 

新戲《李米的遭遇》講述一個什麼故事?
其實是個很有意思的故事。周迅扮演的李米,她的男朋友有一天突然就消失了,這個戲就是從尋找開始,李米一直在尋找失蹤四年的男友,非常執著。接著一起車禍把所有人都勾在了一起,然後開始解開這個謎。

 

你在里面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?
我演一個不是那麼願意做毒販的毒販,起初生活不是那麼順利,他希望能讓女友過得更好,然後出現了一系列的變故。其實我演的是兩個人,其中一個人必須活在另一個人的世界里,來隱藏自己的身份,故事直到最後才揭曉真相。

 

和周迅的飆戲,感受有何不同嗎?
周迅真的會演戲,她就像一個演戲的精靈一樣,渾身都是光彩。有時候我覺得她就像是被附體一樣,在某一個瞬間,真的分不清誰是誰了。她能把個人魅力發揮到極致,當然,她也很能激發對手。

 

第二次演電影,你覺得自己的表現如何?
(笑)第一部電影是小學一年級,然後這部戲希望小學畢業了。

 

說到這里,有個問題一直很困惑,你在《集結號》中的確光彩不夠,為什麼在電視劇里收放自如的你,在電影中就弱了一些?
你這麼說就是我大銀幕不行唄,(笑),所以說是小學嘛。因為我對電影得有一個認識和適應的過程,而且那時候正好在拍《甜蜜蜜》,兩邊跑,時間很倉促,整個是掐著秒拍的。然後,《集結號》是一個群戲,我只是其中一分子,要突出的不是我個人,而是整體的氛圍。

 

所以《李米的遭遇》意義很重大,就看你的表現了。
對,五月份上映,就等著你們看了,哈哈。

 

自從中戲畢業時的話劇《翠花上酸菜》之後,就很少在舞台上看到你的身影了,其實那個舞台是很過癮的,為什麼你幾乎沒有投入時間呢?
我覺得它不是一個何時展現的問題,是一個在不在你心中的問題。夢想如果在那兒,就一定會有的,也就是一個時間的問題。再說了,如果我這段時間沒有選擇雷雷、馬兵,選擇了舞台劇,那你覺得雷雷、馬兵那樣的角色,我能割舍嗎。我想說的是,我肯定沒有在浪費時間,包括對舞台劇的憧憬。

 

覺得你演戲有一股“勁兒”,很沖。那個是不是小時候不聽話、打架、叛逆帶來的?
你是在否定我的塑造嗎?(笑)其實小時候誰不打架啊,男孩都打架,絕對的。但是不完全是那些帶來的,其中也有塑造的成分。

 

有時候那股勁兒也有點過了,你自己能意識到嗎?
我自己不知道。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,演戲的那一刻,我進去了。

 

演《甜蜜蜜》時,你曾經說,“就像丟了半條命似的”。
對,因為入戲太深,所以身心疲憊,但是那個疲憊是幸福的。

 

做演員最讓你覺得過癮的是什麼?
就是你瞬間進入狀態時的那種激情和迷幻的感覺。高希希導演曾經說過一句話,“五四三二之後,我們這個攝制組的狀態是假的,你在銀幕前的那個狀態是真的。”的確是,攝影機一打開,所有人都是假的,所有的器材、道具、攝影機,全都都是假的,只有布景都是真的,我戲里的這個空間是真的,一下子進入那個感覺,太爽了。

 

戲外,攻與守的對弈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 

    走出銀幕的演員,實際上一直在與觀眾對弈。後者在屏幕上看多了角色附體的他們,越發想知道偶像的本來面目;而演員,因為平時展示太多,更是想保護這最後的領土。于是一場激烈的拉據戰數年如一日地上演,勝負難見分曉。

 

    在採訪鄧超之前,身邊喜歡他的若干好友一直在叮囑:更想知道角色之外的鄧超,那些老掉牙的問題就別問了,多搞點花絮回來,比如他本人帥不帥,真實性格咋樣,有什麼小動作之類的,回來向我們匯報。聽我轉述完這些“指令”,鄧超開始笑,帶著點小邪性,很是迷人。

 

對!就是這種笑容,請問這是哪來的?是天生的還是後來刻意練過的?
我不知道,你覺得呢?說不是自己的呢,說明我生活中沒魅力,說不是角色的呢,又說明我塑造沒能力,這個問題很難回答。(隔了一秒鍾,誠懇地答)是塑造的。

 

《甜蜜蜜》幾乎算是為你量身打造的,所以,我們從《甜蜜蜜》里是不是能找到你,有點小壞,有點痞,有點瘋狂,很單純,很善良。這是你嗎?
再說就有點夸自己了。其實每個人都有優點和缺點,實際上是要把哪塊放大的問題。比如說在雷雷這塊,我必須把他的善良,他的執著,他的不懼放大,所以你就看到那樣的鄧超。但是,那些都只是性格中的某一面,哪怕今天,你看見的這個和你聊天的鄧超,也未必是那麼純粹的,他可能是帶著工作來的,不能代表真實的我。

 

那你就說說真實的你吧。
沒必要在戲外展示自己,因為我的生活和我的性格是我自己的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空間,而且我覺得我們演員一大部分的時間,已經交給了演藝工作,所以生活中就更想收一下。

 

可是怎麼辦呢,觀眾就是想知道你。
那沒辦法,(笑)。那我就時時推出我的博客,表現一下我的觀點。

 

你博客是來真的嗎?
來真的。是有選擇的來真的。

 

可是你的博客名字叫“花樣幸福,花樣甜蜜”,挺麻的,根本不像你的風格。
嗯,那個,對,名字是有一點設計在里面,內容是真的。

 

你怎麼看待你的觀眾?
很多人認為觀眾看戲就是一個消遣,我不是這麼認為的。我認為有精神層面的一種東西。現今的觀眾中肯定有一些很聰明的,當知道這些,我覺得自己是有對手的,感覺很幸福。

 

幸福的對立面是痛苦,現在來到感情問題了,你需要如實交代。前幾年採訪你,當時你可能還沒和孫儷在一起,說喜歡劉胡蘭那樣的女孩,現在你認識孫儷了,這句話還有效嗎嗎?
她就是,她就是劉胡蘭的化身。孫儷挺正義的,她看起來很柔弱,其實很勇敢。

 

關于愛情,你一直是個痴狂的人,曾經說,“不轟轟烈烈,那叫愛情嗎?!”那麼,和孫儷的愛情,是否有趨于平淡之嫌?
還行,該經歷的也都經歷了。我們愛情的本質是轟轟烈烈的,而不是事件。

 

我們眼中的孫儷是個清澈單純的女孩,“水清則無魚”,你會不會覺得太單純有些不過癮嗎?
如果我們大家都不希望這個水太清的話,我們這個社會就非常可怕了。我也想成為一潭清水,那是我向往的。

 

兩個人愛到這個時候,該冷靜的也冷靜了,重新看待自己的感情是怎樣的?
我覺得我們始終在熱戀,但是我們不希望被媒體更多地報道,我們的濃烈和平淡,是跟我們自己有關系的。

 

這個時候,仍有女fans堅定地喜歡你,說實話,作為男人,你得意嗎?
沒有太切身的感受,我覺得她們是在喜歡角色,所以我很高興,因為這是變相的對角色的認可。

 

你們目前到了怎樣的階段,和孫儷下一步的打算是怎樣的?
你就想,普通人該怎麼樣,我們就怎麼樣,實際上,我們就是一對普通人……
 
快問快答:

 

 

最近買的最貴的東西和最便宜的東西是什麼?
最貴的:相機
最便宜的:南方周末

 

最近感到吃驚的事是什麼?
美國的垃圾桶怎麼那麼多。

 

最近一次喝酒是什麼時候 在哪里?
昨晚,家里。

 

對現在生活的感覺是什麼?
學習加努力。

 

你的信仰?
佛教。

 

平時最喜歡的姿勢?
駝背。

 

 “只有這個絕對不想輸給任何人”,對你來講,它是什麼?
尊嚴。

 

想學哪種語言?
動物的語言,我想和它們溝通。

 

你覺得最幸福的瞬間是什麼?
和家人和愛人和朋友們踏踏實實吃頓飯。

 

(本文圖片轉自《時裝officiel》雜志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